Open School
 

【編者之選】
【英國升學移民(二)】在英躲過文憑試改制 回港當記者不甘此刻移民

 

OpenSchool   |   2020-09-10 10:19:09

 

陳婷恩過去約25年的生活當中,有一半時間在香港度過,另一半時間在英國駐足,這一刻要她決定要不要再移居到英國,她仍然舉棋不定。到英國唸書,曾經讓她不用面對香港的教育制度變革。當年香港的中學制度從會考高考改為新高中文憑試課程,入大學與否變為一試定生死,她本應是第二屆的文憑試考生,沒有過去的數據和經驗可參考,升學突然增添了很多未知數,她的家人不想她經歷這個變數,決定讓她在港讀完中二後,直接到英國繼續學業。

 

在英國的時光有苦有樂,在寄宿學校比較無憂無慮,到了大學卻因不適應當地大學文化,加上在學業上的迷失,令她一度渴望回港,結果完成化學學位課程後,她回來香港唸新聞系,及後更成為了自由工作記者。當記者的這段期間,又正好是香港再次經歷巨變的時代。移民的話題在這一年多以來愈來愈多人談論,要離開香港嗎?這念頭也不是沒有在她腦海中出現過,只是即使曾在當地生活,她仍然不甘心就此放棄香港這片她出生和成長的土地,就此拂袖而去。

 

在英國中學的生活為陳婷恩帶來很多新的學習經歷,也是大開眼界的機會。圖為地理課時到多塞特(Dorset)的實地考察課。

 

當年逃離文憑試改制換來愉快生活體驗

初到英國那年,她14歲,即使沒有家人同行,她也沒有覺得難以適應。「當時年紀還小,多少有點緊張,也不知道外國生活是怎樣的,但我當時覺得沒甚麼所謂。」那時選擇出國讀書並未非常普及,她在劍橋的女子寄宿中學裏,全級只有她那年入學的三個港人,當地同學對於港人也很好奇,所以起初幾年她跟英國本地的同學關係較為要好,但隨着應考公開試的年級愈近,便有愈多不同國籍的學生入學,跟當地人相處的機會相對減少了很多。

 

中學的生活相對沒太大的學術壓力,Year 9(相等於香港中三)入學那年,可以上到不同類型的課堂,反而讓她覺得很多姿多彩。英文和數學科是必修科,英文科主要是學習語法和聽說讀寫訓練,只需要應考IELTS,而數學科會按程度分班上課,其他的科目選擇還有音樂、戲劇、紡織等,又可以修讀外語如法語、西班牙語、德語等,連體育科的運動也比在香港更多元化,有例如曲棍球、美式欖球、板球……下課後即使因為未升上高年級,外出時間有所限制,但在寄宿學校同樣有很多活動,有時到同學的房間聊聊天、在交誼廳看看電視,玩一玩,很快就一天,不像香港般要趕功課測驗或是趕着上補習班的緊張節奏。

 

她讀中學時的活動多姿多彩,感生活節奏與香港有所不同。

 

大學文化學業困擾無所適從

到後來上大學的時候,有更多來自亞洲的同學,尤其是港人和內地人,她認為能否融入當地的生活,也很視乎個人的期望和個性,是想繼續跟和自己背景相近的人相處,還是想走出舒適圈和外國人多用英語交流和一起生活。當時她到威爾斯(Wales)升讀大學,生活步入另一個階段,大學文化卻讓她難以投入。「外國的大學會有新生周(Freshers' week),才認識兩天就好像整群人變得很熟絡,常常去酒吧喝酒,玩得很瘋癲,喝到爛醉。」她指出,對於當地很多英國人來說,入大學是第一次搬離自己的家,跟自己同年的人住在一起,他們入學好像放縱自己。

 

她憶述,在大學第一年有很多同學在宿舍喝到爛醉的經驗︰有時早上起來廚房門也無法打開,在客廳很多人醉着躺在地上直接睡,即使本來只有五人共住一屋,卻有很多同學帶朋友過來開派對,甚至吵到半夜把她嚇醒。「我的個性不是很外向、很喜歡交際和派對的人,當時不太享受大學生活,但我也有自己的一群朋友。」

 

在學業方面同樣令她感到困擾,中學時可以嘗試很多不同的科目和活動,學術上也沒有文理分科,她對地理和科學同樣感興趣,卻沒有很確定自己的工作志向。後來因為地理科考試失手,便順理成章選讀了化學。在當地的大學選科相對沒香港那麼職業主導,但她一直讀下去才發現跟自己想像中很不同,很多抽象的概念難以理解和應用在日常生活中,愈讀愈吃力。「畢竟化學是讀一些你完全無法看到的東西,變相開始沒甚麼動力讀書,就算想認真讀但仍然不太透徹明白,很難令自己投入讀得好。」她後來有了想轉系的想法,但那時已差不多到大學最後一年,還是覺得該堅持下去。

 

到了新的城市展開人生新的一頁,大學時期的她卻難以投入校園生活。

 

回港感環境變遷 思移民但不甘放棄

及後陳婷恩開始不太想留在英國,加上在難過的時刻特別想念家人,她找尋一些在香港的碩士課程,想學科能和日常生活連繫更緊密,就選擇了新聞系。那年香港經歷完雨傘運動,政治氛圍沉寂,她沒有特別因為政治環境或是想改變甚麼而選擇傳媒行業,始終傘運期間人不在香港,感受也不算特別深刻。

 

畢業後成為了記者,近距離接觸社會時事及政治,不久後香港的反修例運動爆發,她為香港的英文媒體工作,同時協助為外媒牽線做報道,一方面在香港建立了作為自由工作者的網絡,另一方面對香港的感情也愈來愈深,更令她不想在這樣動盪的時代離開。

 

回港不久後,社會運動熾熱,她認為香港的環境變化,令她和家人不得不重新考慮移民英國。

 

「雖然我有一半時間不在香港,但始終也是一個在香港出生和長大的人,當時去英國讀書的心態是覺得只為讀書,畢業後會回來香港工作,在這邊跟家人生活,甚至未來在香港成家立室,但現時我會思考,這個環境是否還適合?」她說道。

 

「仍留下來最主要原因是不甘心,香港是我出生的地方,這二十多年看着香港一直走下坡的時候,始終會有點心痛。想像當你真正離開香港移民,就要徹徹底底離開一個本身屬於你的家,便好像真的放棄了香港,但我還不想那麼快放棄。」她慨嘆香港已不是原來的模樣。

 

最後想要甚麼樣的生活?

如果只是考慮生活質素,她認為在英國一定更寫意。「房子較大,空間較大,空氣又較好,生活很悠閒,人們沒甚麼壓力。」但她認為香港的優勝之處是方便,不論在飲食和購物方面亦然。她認為移民也要看個人嚮往怎麼樣的生活,英國的娛樂相對較少,有些人未必習慣。「大學最後那兩年我搬離宿舍在外居住,有自己的廚房和房間,我在香港要跟妹妹共用一個房間,在英國我卻有雙人床。每天煮食、自己打掃,這些我也享受,但當然有時候我也不想做,每天上學已經很累,回家還要做家務,做飯、洗碗、吸塵、洗衣……做完很多時已過了大半天。」

 

單從生活環境作考量,陳婷恩認為香港難以提供如英國的愜意。

 

「如果享受每天在家中煮食、焗蛋糕、在花園種植,這種生活也挺寫意。我認為現時很難決定在哪邊的生活較好,當時在英國已住了很久,想轉換環境就回來香港。如果在英國有那麼愜意的生活,你會否想留在香港?」

 

到了這個年紀考慮移民,她也為父母着想。「父母說『此地不宜久留』說了很多遍了,但他們也擔憂到了英國無法找到工作,所以可能會等到他們退休後才過去,但如果環境的各樣變化真的迫到完全沒法子留在香港,我真的會走。」她雖然對這片土地仍充滿感情和不甘,但最終可能仍會有離開的那天。

 

(為尊重受訪者意願,陳婷恩為化名。)

 

相關文章:

【英國升學移民(一)】英國升學談何容易?升學真的等同移民起步?

【英國升學移民(三)】從英國留學到移居荷蘭 愛上自由低壓生活

【英國升學移民(四)】在英叫悶 不捨香港情結終回流

OpenSchool  

OpenSchool 是明報教育出版全新創立、專門服務教育界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