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chool
 

【編者之選】
【英國升學移民(四)】在英叫悶 不捨香港情結終回流

 

OpenSchool   |   2020-09-10 10:19:41

 

不少人都說,小時候的玩伴是能夠保持得最長久的友誼。年少天真,會為了一件玩具車吵架,為了無法一起去球場踢球而不開心一整天,為了去朋友家中吃飯而發奮做功課……小時候能一起哭、一起笑的朋友,就是那些在你長大後難過時仍然想找的人。在某些地方某些角落,記載了一些你的情感和記憶,令你喜歡這個成長地。從小到12歲,余文健在香港長大,和一般男生差不多,也有這些類似的童年回憶,有一群從小玩到大的朋友。 

 

到了12歲那年,家人決定讓他到英國念書,希望他可以接受較好的教育,沒有打算最後要移民。「我當時有點頭說想過去,香港的教育太嚴格了,讓人快受不了。當時抱着當地的教育壓力沒那麼大,會較為適合自己的心態過去。」當時他爸爸帶同他姐姐和他,到了英國史雲頓(Swindon)這個小鎮落腳,媽媽則留在香港繼續生活。到他大學畢業以後,全家回到香港。在這個很多人思考如何移民到英國的時刻,他仍然比較喜歡香港這個地方。」

 

余文健在英國小鎮讀書的日子,讓他體會到當地人一般的生活,他認為較為乏味。

 

貼地英國生活感枯燥

對於余文健來說,在英國念書的那幾年是一種生活體驗,家人當時的願望是不想他面對香港的填鴨式教育,同時希望他在英國學習獨立。落腳點是個小鎮而不是大城市,只因有親戚的朋友在那邊,有個照應,加上生活費也較低。因為有英國公民身份,他讀的是英國公立學校,過的是非常貼近當地人的生活,學校也沒有幾個亞洲人。

 

剛到埗英國,他花了約兩星期適應日常英語對話,但不多不少仍感受到歧視,例如分組時總是被遺下的那個,但在學業上的確輕鬆不少,生活卻沒有香港那麼多姿多彩。「他們的功課沒香港學生那麼多,香港學生一天的功課可能有六七份,但那邊一星期只有兩三份功課,交功課的時限也多是下一周,節奏不像香港那麼緊張。那邊的氛圍不怎麼催迫學生,來自學校的壓力較小,但自己仍會給自己壓力,畢竟讀書要靠自己努力。」

 

平日不用花很長的時間讀書,空餘時間也相對較多,但他覺得在英國的生活較為沉悶。「其實在英國沒甚麼可以玩,同學之間都是互相到大家的家中看看電影、吃吃飯、喝喝東西,就算平日去採購的店,大多也是5時多6時便會打烊,放學想去夜街也沒甚麼玩,香港多姿多采得多。」他這麼說。

 

在香港習慣了生活的便利,但他們在英國生活時,一般只有周末會開車到較大型的超市採購一星期的食材和日用品。

 

放學和周末放假的時候,他大多留在家中,或是跟家人到超市買菜。不時在社交平台看到在香港的朋友周末去玩、出去看電影,自己則常常留在家中「煲劇」、看電影和跟朋友在網上聊天。這種生活模式,他沒有特別嚮往。「我們不會經常開車外出,多是周末一起去超市購買一個星期份量的菜。周末通常是洗衣服、吸塵、拖地,如果有後花園,就打理一下花花草草、施肥就一天了,這是很樸實的生活。」

 

因家人與朋友的連繫想回港

他的姐姐起初在另一個城市的寄宿學校讀書,平日家中就只有他和父親,父親要兼顧工作。住在一個沒甚麼亞洲人的社區,他交到的朋友也是當地人,但他認為始終有層隔膜,令他想念在香港的朋友。「畢竟華人與當地人會有層隔膜,無法完全融入。即使結交很多朋友,感覺還是有些遙遠。」

 

這幾年間,他也有交到不少的英國朋友,但他認為始終兒時在港結識的朋友的連繫深厚得多。

 

他的家人都在香港,是讓他選擇回流的另一個因素。在八九十年代,有些家庭考慮到經濟情況和生活模式,以「太空人」的方式移民,先把子女安頓好在當地求學,取得當地的居留權,父母則仍留在香港工作,有時假期會兩地走,又或是夫妻二人其中一個先在當地適應新生活,另一人在港謀生以確保可維持生活開支。但他說自己的父親當時也沒有特別嚮往到英國生活,到他入大學的第一年,父親便選擇回港了。

 

「他當年到英國是想照顧我們,教我們如何獨立。在香港,很多人會請工人,爸爸媽媽會負責煮食,就算升讀大學,很多人也未必會住宿舍,未必會有獨立生活的技能。他當時是想教我們有自立能力,懂得照顧自己、做日常家務、煮食,他教曉我們日常生活的一切,包括如何去超市買東西、如何計劃。他說自己的功用就是這樣。」他說道。

 

學業制度下壓力不大但自感徬徨

那邊起初幾年的生活看似平淡如水,但他在快要升讀大學的時期,也遇上人生最辛苦的時刻。本來學業上可以輕鬆自如地應付,考完了GCSE後,讀A-Level的第一年,他只顧著玩,沒有多花心思在學習上,他形容自己「衰了一年」。「第二三年才盡全力去讀,令到自己的健康也出了問題。」他非常擔心自己上不到一所好的大學,可能從此一事無成,意識到A-Level是斷定之後的路向的轉捩點,也知道自己在三年內必須要完成課程考試後,因為壓力太大和焦慮而得了厭食症。

 

入讀理想的大學是他的目標,他當時一度因壓力太大而得了厭食症。

 

他提到,不少香港學生都有要入「三大」的目標,但即使未能升讀大學,仍有很多副學位出路可以銜接上大學,這方面在英國相對沒有那麼多。而且他認為當時GCSE和A-Level在香港的認受性不算高,如果回到香港要找工作,會比在香港完成學業的人難度更高。「那是兩頭不到岸,情況較糟。」

 

及後,他嘗試調整自己的心態和身體,努力做好情緒管理,讓自己適時休息,學習該停下來的時候就要停下。雖然經歷艱苦,但他也找到了自己最感興趣的出路,在大學選讀了化學系。

 

他雖然能適應當地的生活,但始終還是想念香港的人和事。

 

在英生活多年還是想回流

那在英國差不多十年,是開心的經歷嗎?「雖然英國生活會較為沉悶,但我也在那邊學會獨立,如果在香港,有問題可以隨時回家。而在當地有問題要自己解決,有很多出國留學的人回港後應變能力會較高,因為很多時也要靠自己,這是值得開心的經歷。」

 

考慮回港還是留英,事業發展同樣重要。雖然他認為化學系畢業生的出路在香港比較窄,但還是想賺取工作經驗多於繼續念書。「有人說畢業回港可能要掃街,工作機會不多。譬如化驗所,在香港一般規模不大,開出的工資也較低;要不就當老師,但要多讀一年學位教師教育文憑(PGDE),香港的教席也相對地少;要不就讀到碩士或博士進入政府部門,但需要投放大量時間和資金。如果以學士畢業生來說,的確較難找到工作。即使是科學園,也需要碩士或博士生較多,學士生在市場上的需求較低。」

 

但最後他還是選擇了回到香港,花了約三個月,在香港找到第一份和科研相關的工作後來為了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又換了一份。「當時回來最關鍵的原因是家人在香港,加上以往對香港的情意結,可能因為自小在這裏生活,令我習慣了香港的生活模式,或是喜歡上香港的某些東西。香港有較多的娛樂,飲食方面選擇較多。而且從小結識的朋友都在香港,這些原因都會令我想回來香港。」

 

(為尊重受訪者意願,余文健為化名。)

 

相關文章:
【英國升學移民(一)】英國升學談何容易?升學真的等同移民起步?
【英國升學移民(二)】在英躲過文憑試改制 回港當記者不甘此刻移民
【英國升學移民(三)】從英國留學到移居荷蘭 愛上自由低壓生活

OpenSchool  

OpenSchool 是明報教育出版全新創立、專門服務教育界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