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chool
 

【編者之選】
【校長專訪】非常校長吳永雄 來來回回康山和林金殿︰做老師的老師(上)

 

OpenSchool   |   2020-07-03 16:07:59

 

和吳永雄校長聊天,你不會覺得他像是個校長,他甚至因此形容自己「癡線」。他沒有典型的「校長印象」,不會把自己看得高高在上,更不會擺姿態,也不會講一堆理念但到被問及實例時推給老師展述,第一次見面就直接跟你說真心話。「你問我做老師開心還是做校長開心,做老師開心,做校長,唔係好開心,呢個真嘅。因為做老師可以日日對住小朋友,校長日日對住大人。」雖然這麼說,但他仍然很喜歡現時的工作,因為他正在做「老師的老師」,可以實踐自己想做的事。每每被問到一個問題,他可以談上半小時甚至一小時,但你不會想中斷他,他談話就像在講故事一樣。他堅持說自己是「教人」,不是「教書」。

 

在佛教中華康山學校(下稱康山)和佛教林金殿紀念小學(下稱林金殿)兩家小學兜兜轉轉,做過老師、主任和副校長,到後來做過兩家小學的校長,他把康山從面臨十二班縮班殺校危機,打造成東區受歡迎的happy school;到現時回到林金殿這所葵青區傳統地區名校,他笑言自己大可以蕭規曹隨,準時下班也不會有問題,但他不會想單純地做李校長2.0(李校長是前任林金殿校長)……這位校長絕對是「非常校長」。

 

吳永雄在佛教中華康山學校和佛教林金殿紀念小學兩家小學度過他的教學及校長生涯。

 

他常說自己沒有甚麼好輸,也敢於把舊作風摒棄。今天的吳永雄,形容在中四前的自己只是「nobody」,一直以來沒有自信,讀書成績很差,寫的字也非常難看,遇到好老師把他「執返嚟」,後來才一直發奮。「我的生涯板塊很散亂,到人大了才慢慢發現有些位置不對,或未夠好,要再讀碩士補足……」他之所以不願做一個平凡校長,是因為深明自己曾經是大多數的中游分子──既不是成績最出眾的優材生,也不是最壞的學生,平凡到不會在任何老師心中留下印象,到中四那年才終於明白要急起直追,他走過很多「冤枉路」。「作為一個小學校長,我不想學生到中四才被發掘,要補回那些根基不足和缺憾。」因此他成為佛教林金殿紀念小學校長後,堅持求變,要把它再進化成happy learning school。

 

中四被發掘中文潛能︰終於有人知道我是誰

要認識吳永雄,便要回帶到他中四那年。「曾有家長問我,如何令學生喜歡學習,我就說先要讓他喜歡老師,若不喜歡授課老師,就不會喜歡上課,至少我自己是這樣。」他解說自己到中四時遇到一個很好的中文老師——劉老師。

 

當年某節中文課,劉老師叫吳永雄在小息時到教員室找他。當時他一見到劉老師便說︰「劉老師,我準備好了。」「你準備好甚麼?」劉老師問道。「你叫我下來要罵我嘛。」劉老師說並不是叫他下來要罵他︰「你常覺得人們會罵你嗎?」他說︰「是,每次老師叫我下來都說我成績差,字『肉酸』。」劉老師當時任教中文,說他的字的確「肉酸」,也有很多的錯別字,但他看得出每次作文的時候,吳永雄總有仔細思考過才會落筆。吳永雄心想︰我其實沒有特別想甚麼。老師再說︰「不如這樣,你每日寫些東西給我,不當作功課,但我會回應。」

 

就這樣,他本來只打算隨便寫寫敷衍一下,但老師卻用心寫了很多鼓勵說話,甚至說他的字很美。他當時心想︰咦,原來有人知道我是誰。「我一向沒甚麼存在感。當時四十多人一班,我是一向潛藏了,沒有老師記得我。於是,我每天沒心機做功課,偏偏就是不屬功課的那份,我卻最用心做。我慢慢地儘量把字寫好,把文句寫好,進步了也不自知。後來漸漸喜歡上中文,入讀了樹仁中文系。」劉老師當天可能只是無心插柳,但對於吳永雄而言,卻改寫了一生。

 

在林金殿由電腦室改裝而成的「BLKT.Dreams」,一邊是STEM Lab,另一邊是以Dreams做主題的多元智能活動中心,吳永雄在中四被老師發掘中文科的潛質,及後一直努力再打好語文根基及練好寫漢字,在「Dreams」一邊掛上象徵自己的夢想。

 

後來多走冤枉路 寫字被賣字畫的伯伯比下去

他之後很用心追上來,但因為根基不好,現在回望也覺得當時很辛苦。「樹仁學院畢業後,我到八月中仍未找到工作,最後到學校毛逐自薦,蕭校長就請了我。但我仍未讀夜師(他未受教育學院教師培訓),當時算是『無牌駕駛』。我在1995年教書期間,再修讀公開大學的學位,加上我喜歡中國文學,後來又完成北京大學的中國文學碩士課程。不斷兼顧工作和讀書,當上爸爸後便很忙,兒子剛出世,我仍一直進修。」

 

他那時入到樹仁中文系,發現其他同學的字都比自己好看,後來教書,仍覺得自己寫的字很難看。有一次,他在銀行門口遇到一位賣字畫的伯伯,覺得他的字很美,心想︰死啦,我教咗幾年書,但街邊伯伯啲字都靚過我。於是他買了那幅畫,再問伯伯︰「你會不會教寫字?」他告知伯伯自己是位老師,伯伯後來上門教他寫字,初時教他寫揮春,後來他寫著寫著,愛上了寫毛筆字,更成了一種愛好。現時在林金殿推動happy learning school,更開班親身教家長寫毛筆字。

 

吳永雄多年來努力練字,跟賣字畫的伯伯學了一段時間,現時在林金殿開設家長書法班。

 

因是中不起眼的人而有勇氣 在康山實現夢想

一直以來不管在康山也好,在林金殿也好,他敢於推行改革,是因為自己不是讀書成績出眾的人,也因為他知道大部分學生需要甚麼。「中游的那一堆人有很多,最叻的人不需要老師做甚麼,他也很叻,最差的那些也很難令他有很大的提升。最重要的,是如何處理中間佔最多數而潛藏的那群人。」他認為學校需要有活力,否則一池死水,學生不會想學習。「我是幸運的,有劉sir 把我『執出來』,但劉sir也是old school,佢執到我一個出嚟,都唔係執到好多個。這只是偶然性,我不想是偶然性,有很多仍是被犧牲的人。」

 

吳永雄教學生涯檔案

佛教慈敬學校老師︰1年

佛教中華康山學校老師及主任︰7年

佛教林金殿紀念小學主任及副校長︰11年

佛教中華康山學校校長︰4年

佛教林金殿紀念小學校長︰2年

 

就這樣,他後來的教學生涯差不多經歷了約二十五年。最廣為人知的事,是他當康山校長的四年,令康山變成現時的happy school,他直言那是他夢想的實現,康山是他十月懷胎誕下的寶寶。

 

他仍很記得第一天在康山開學的場面。當時他問副校長︰「九月一日開學,為何不把所有同學叫來集隊?」她說︰「你真的太久沒回來康山,我已把他們全都叫來的了。」從林金殿這所不愁收生的學校,到一所面臨殺校危機的學校,當時他感覺心已涼了一截。「林金殿做開學禮要分開兩場做,我們有一千人,那邊原來只有二百多人,怎麼做啊?但我不可以說我不做了,於是提醒自己,要跳出comfort zone。」他覺得在林金殿一直很安穩,學校一直很受歡迎,沒有壓力,後來決定申請去康山當校長,也是當作面對挑戰。

 

康山的學生人數遠比林金殿少,校長起初也花了一段時間適應。

 

如何把康山打造成東區happy school

林金殿的學生在運動方面較為傑出,但當時在康山的學生卻較弱,他參考林金殿的經驗,當時在康山做的第一項改革,是令學生在體育方面有所改善。「坦白說,他們是公子哥兒,走路也會絆倒,於是我要引入更多可以任教體育的老師,令他們有全人發展。第二,我引入了兩件事,一是資優教育,林金殿做的是拔尖式資優教育,康山學生相對少,要做全民式資優教育。」他引入了一個資優專家,為每位小一學生做個人資優評估,每年一次,追蹤學生在學術和非學術範疇的潛能,讓校方更了解小朋友的學習差異及強弱處,協助跟進發展。

 

他又為康山引入「一生多體藝」。因為康山學生相對少,所以一個學生不只學習一種體藝項目,可以發展多項能力,學校提供超過50個興趣班及體藝課程,每天下午有一個小時,校內老師就會化身教練和導師任教不同的體藝和興趣班。「我們常說『大池小魚』還是『小池大魚』,康山當時的情況是小池大魚,池塘很小,但魚養到很肥。每一條魚我們都可以餵很多東西給他們。,很感恩用了四年時間,2014至2018年,我在那邊當校長,由接手時只有12班,到了第四年有24班,人數多了一倍。」

 

林金殿的學生精於運動,他把更多的運動項目引入康山。

 

現時康山開設五班小一,每年叩門人數亦不少。他把康山塑造成happy school,星期三設有無功課日(Happy Wednesday),當天不設功課,星期四也不會有默書測驗,希望留白可以讓學生做自己喜歡的事;其後再設立English Monday(英語星期一),這天全校的師生都會穿上特別的彩虹制服,人人都說英語,營造豐富英文語境。「東區的happy school就是康山,是這樣做出來的。」他說道。

 

相關文章:

【校長專訪】非常校長吳永雄 來來回回康山和林金殿︰做老師的老師(下)

OpenSchool  

OpenSchool 是明報教育出版全新創立、專門服務教育界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