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chool
 

【編者之選】
從追夢到迎曦︰女學生克服游泳陰影 圓菲律賓潛水夢 再到南非保育動物

 

OpenSchool   |   2020-11-17 10:41:41

 

樂善堂余近卿中學學生李愷晴自小在田徑場上,總是發光發亮的健將;可是在水中,卻曾經總是停滯不前,充滿無力感。在六歲習泳時,明明當時認為自己已很努力學習,兇惡的教練卻不斷指罵自己︰「為何教了這麼久,你也做不好?」後來教練讓她留在無法觸及池底的水中,她很想游上水面,內心卻滿懷恐懼。到終於回到水面上,她不停地哭,原來自己的努力只換來教練的責備。此後,泳池成為了一個瀰漫陰影之地,每次到泳池,她腦海中總會浮現教練責罵的情景。

 

這個陰影跟隨了李愷晴多年,直到中三那年,學校舉辦第二年的星夢計劃,她知道終極目標是到菲律賓進行潛水保育體驗,決心克服陰影,實現這個潛水之夢。她中一時已參與過星夢計劃,當時她參加了遺棄動物中心和長者義工活動,次年面對星夢和田徑的抉擇,她選擇回到田徑場上大發光芒。但後來在台下聽到同學分享勇闖登上玉山的經歷,她心有不甘︰「若然當初沒有退出,現時在台上的其中一個會是自己,我想體會他們所說的堅毅。」看到同學們有所成長,她更堅決要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礙。

 

明知要捱苦的遊學之旅

星夢計劃是樂善堂余近卿中學於2016-17學年開設的體驗旅程,跟一般的遊學團不一樣,劉振鴻校長開宗明義告訴學生,這是個要歷盡辛酸的計劃,他甚至跟學生說︰「捱不住的不要參加。」當初會有這樣的構想,是因為他近年來發覺年輕人欠缺勇氣嘗試新事物,不敢想像夢想,希望同學跳出被過度保護的生活舒適圈,經歷艱苦後,敢於發夢。

 

第一年參與的學生,經歷過重重訓練、露營體驗、山藝證書課程後,還要自己籌款,再經面試選拔才能實現登上玉山的夢想。「我們不想這段經歷來得太容易,坦白說,要讓家長支付一筆旅費讓他們出國交流並不難,很多家庭都能夠負擔,但小朋友們便不會珍惜,而他們經歷親身籌款,奮力爭取,整個體會很不一樣。」劉校長說道。

 

第一年的星夢計劃中,有數位樂善堂余近卿中學學生成功登上玉山,李愷晴希望自己是其中一員。

 

為圓夢闖過重重關卡

聽過同學和校長的分享後,很為他們感到自豪的李愷晴,下定決心要回到星夢。第一個要闖過的關口,是要完成200米的游泳測試,中途不可以停下來。她在泳試前自己到泳池練習,但總覺得無論如何努力做準備,仍然很沒信心。到泳試當天,她一邊游,一邊很擔心自己完成不了。

 

「那時,我聯想到在運動場上有些人明知自己是陪跑,仍會盡力跑到終點。我告訴自己,只要努力,我也可以成功。我不斷地游,不讓自己停下來,內心不停叫自己要撥手、踢水,要繼續游下去。」她後來發現,水面的波浪愈來愈少,再看一看,發現池中只剩下自己。「池邊的校長和老師全部在為我打氣,同學們也叫着我的名字,叫我加油。」

 

在200米水試中,李愷晴知道自己落後他人,但最後在師生的鼓勵下堅持完成。

 

到達終點那刻,她看到所有人都很激動地為她鼓掌。「我哭了出來,不是因為我游得最慢,而是我為了自己的堅持、重拾勇氣和信心而哭。」此後,泳池也不再是充滿陰影地方。

 

完成泳試後,大海訓練是另一大挑戰。因為正值寒冬,她到了水底,冷得渾身發抖,加上水中的能見度低,水壓也令她很不舒服,即使有教練在旁,當時同伴也捉緊她的手,她還是很害怕,很想馬上回到水面去。「我那麼想上水是因為我又想放棄了。我在想:不如把位置讓出來給別人?到後來上船後,冷靜下來再想,和出國潛水只差最後一步,就這樣放棄了嗎?我想對我的團隊負責任,要克服困難而不是逃避。」就這樣,面對第二次的下海測試,她不斷提醒自己要冷靜,最後成功考取潛水執照。

 

再闖一關海試,李愷晴踏上了圓夢之旅。

 

跌跌碰碰後的成果

李愷晴與同學一起透過一連串活動成功籌款後,能親眼目睹壯麗的海洋,她發現一切都十分值得。「當時覺得很震撼,菲律賓的大海非常清澈,珊瑚壁看來像是懸崖,上面有很多不同的珊瑚,一個個小單位中住着很多小生物,有些生物是我從來在香港從未見過,除了斑斕的珊瑚和魚,還有海龜。我們跟海龜距離很近,還嘗試了跟牠們一起暢泳。」

 

旅程完結後,同學們回到香港延續沙灘和海底垃圾清理工作,並進行珊瑚礁普查,紀錄香港的海洋生物生長情況,為保育海洋出一分力。他們亦舉辦了一個相片展覽,跟公眾分享他們的體會和宣揚海洋保育。

 

李愷晴和其他同學在海洋保育之旅都有所成長。

 

這趟旅程,令本來留在自己擅長領域的李愷晴,更勇於冒險探索,更能克服障礙,面對困難。這時候,星夢計劃已帶過同學上山下海,劉校長希望同學的英語能有所進步,不想學生只到牛津、劍橋得到場景式學習的經歷,決定帶同學到南非保育野生動物。「保育中心有很多來自不同國家的義工,同學可以訓練自己用英語溝通,同時了解其他國家的文化。」劉校長說道。

 

不一樣的經歷同樣深刻

於是,對保育工作萌生了興趣的李愷晴,經歷過水底的保育工作,也想為陸地的動物付出,於是她再次參加星夢計劃。「為了菲律賓之旅,我克服了自己的心理關口;在南非之旅,我擴闊了眼界,更愛惜動物,也可以跟不同國家的人溝通,令我的英文和說話技巧進步不少。」

 

李愷晴沒想過,為野生動物準備食物也並不簡單。

 

這次的南非旅程中,她同樣有深刻的體會。當時正值寒冬,每天清晨約六時,同學們便要踏進瀰漫血腥氣味的房間,用雙手把維他命粉和生肉拌在一起,為獵豹製作食物。起初李愷晴有少許抗拒,平日她甚少會走到市場的賣魚區域,因為她不太能接受這種氣味。「我覺得這工作也磨練了我們的意志,原來保育野生動物很不簡單。」

 

另一項挑戰是要清洗動物的飲水池。「我是一個愛整潔的女生,看到水池滿佈青苔、樹葉和污泥,甚至是動物的排洩物,我很愕然,亦有所卻步。可是,我想確保動物的飲食健康,不想動物身體不適。」

 

在南非之旅,她跟野生動物近距離接觸。

 

兩次的體驗讓她明白到,作為學生的付出,也可以改變到海洋和野生動物的命運。更難得的是她看到其他同學和自己有所進步,人生有了目標和方向。「我希望將來可以成為一位老師,發現原來可能只是簡單的鼓勵,已經可以改變學生的心態。整個活動中,我可能未必是做得最好的同學,但我也已認為自己取得一百分了,這是我人生上第一個真正給自己的一百分,而不是別人給我的一百分。」她看到其他同學都各有轉變,例如有同學本來不太敢說話,後來變得很有領袖風範。「原來每個同學也有他的亮點,每個人身上也有值得學習的地方。」

 

星夢完結迎曦來

這種對自我的肯定和成長,是劉校長希望看到學生展現的特質。經歷三年後,星夢計劃發展為「迎曦行動」。「我覺得三年來的發夢,已經有成果了。現時香港的年輕人活得不容易,整個世界也變得太快,他們能不能適應呢?他們面對很多衝擊,例如每年大概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學生可以升讀大學,那其餘的八成學生怎麼辦呢?他們的路要怎樣走呢?迎曦的曦是晨曦的意思,在日出之前,我希望裝備好他們,迎接日出的時候,如果他們裝備好自己,他們會走得更快更遠。」

 

迎曦學院的老師團隊將會壯大,讓更多學生可以參與其中。

 

劉校長分享,有些家長會跟他說︰「校長你叫我的小朋友入星夢吧!」他每次總回答:「我們從來不會這樣做,他們認為計劃吸引便自然會想進來。」的確,在過往幾年想參加的學生人數愈來愈多,為了能讓更多學生有機會加入,迎曦行動的老師團隊壯大了,在今年成立「迎曦學院」,整合過去四年成功的教學經驗,為學生設計一套生命價值教育計劃,全體中一學生未來均須參與初階課程,表現突出的學生可在翌年晉級,最後於中三更能成為課程領袖,計劃更有系統性的計分制度,選拔學生參與如登玉山或到外國潛水的終極目標。團隊老師的投入程度也會提高,由老師按自己的喜好構想能培養學生不同價值觀的活動,校長不會作主導。

 

校長有自己的角色,他希望的是在這些活動中,師生可以一同成長。學生們在菲律賓潛水的時候,他在甲板曬着太陽,導遊跟他說:「學生都下水了,你也換上泳褲游一游吧!」他說:「不可以的,有意外時我不能穿着泳褲處理。」「如果這計劃只有我一人並沒法成功,還要有一班肯玩、『肯跟我顛』的老師。試想像老師們要半夜登上鳳凰山頂,有些老師年紀已不輕,他們還願意這樣賣力,正是因為他們珍惜與學生相處的機會。」他這麼說道。

 

文章刊於2020年11月17日《明報》Happy PaMa教得樂 (U12)。

 

學校資料

學校名稱:樂善堂余近卿中學

地址:九龍橫頭磡富裕街三號

創校年份:1969年

學校類別:資助男女

辦學團體:九龍樂善堂

校訓:仁愛勤誠

電話:2336 2657

電郵:info@ykh.edu.hk

網址:http://www.ykh.edu.hk

 

OpenSchool  

OpenSchool 是明報教育出版全新創立、專門服務教育界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