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chool
 

【STEM 專題】

還原基本步 - 我們為什麼需要STEM?

 

潘尚賢老師   |   2017-11-09 14:45:27

STEM成為了近年來教育界的熱潮,幾乎所有學校都在推行有關課程或活動。STEM成為了常規課程、課後活動、比賽和交流項目的熱門主題,流行內容涉及機械人操作、編程、物聯網、創客等等,可謂百花齊放。與其他STEM先鋒國家(例如新加坡)比較下,香港的STEM教育特色在於由下而上,在甚少硬性的課程指引下各學校可享有較大的自由度設計合適的STEM教學模式。然而正正在此百花齊放的熱潮中,為免淪為毫無方向、人做我做,我們推行STEM教育時更須緊扣最基本的問題 - 我們為什麼需要STEM?

還原基本步 - 我們為什麼需要STEM?
筆者在擔任「內地與港澳青少年STEAM創客挑戰賽」評審時,也特別著重創意與概念。


相信無人不曉STEM的定義 — 科學Science、科技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和數學Mathematics,STEM主張此四科之間的跨學科學習,知識互通。可是學生常問的問題亦不無道理:「我打算選修文科或商科,甚至乎打算在其他應用學習的領域發展,STEM不關我事吧?」的確,假如我們只從字面意思出發,STEM只會流於理科的玩意。即使我們把STEM拓展一步,加入藝術人文Arts和環境Environment範疇成為STEAM及STEEM,亦不免會被五個科目所規限。因此,筆者看STEM教育時認為其背後提倡的學習精神才是核心。

教育局《推動STEM教育 — 發揮創意潛能》報告在引言即開宗明義指出STEM教育「旨在加強學生綜合和應用不同 STEM 學科知識與技能的能力,培養他們的創造力、協作和解決問題能力,以及促進發展二十一世紀所需的創新思維和開拓與創新精神。」其中除了STEM四科的學科知識外,更強調了「綜合」、「應用」、「創造」、「協作」和「解難」等概念。我們看STEM教育時,很值得把它宏觀地看成一種學習模式的革新。例如,STEM提倡了各學科的互通,此概念其實在語文學習中也能對學生有新啟發;STEM亦著重把知識應用於解難及創作,其實不論文、理還是商也應當如此。

相比起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和Mathematic,筆者認為STEM 對於所有學生有着更為核心和深遠的意義:S代表了解難Solving problems;T是合作精神Teamwork;E是從經歷Experience中學習;最後是體現創作和應用的創客精神Maker。我在數學課中讓學生們拿起3D筆製作及研究立體,不是因為3D筆是很多學校都在用的熱門STEM工具,而是希望學生能從親身經歷而非只從書本上學習,亦希望他們意識到數學在建築工程等現實應用。即使一個正常人並不會在課堂外思考三角柱體的體積如何計算,學生建立了把課本知識連繫到身邊事物才是對他們真正有深遠影響。在物理課中,我讓同學分組合作解難,走過鏡像迷宮;或是應用反射定律製作潛望鏡。事實上他們當中大部分將來不會繼續選修物理,但解難的策略和與人合作的溝通技巧能也將畢生受用。

還原基本步 - 我們為什麼需要STEM?
美國的STEM活動規模龐大。

去年筆者亦有幸見識並參與了美國的STEM教育及活動籌辦。美國的STEM著重學生在團隊合作,比賽模式是拋出一個難題及附上規限,要求學生不斷嘗試並改良解難方法,最後要以創意話劇包裝演示。電腦、機械或技術反而不是主菜。比賽對學生現成買來的道具或物資設有成本上限,更特別設有罰則,學生如借外援協助會被扣分。這樣鼓勵自行創作及解難的理念其實「很STEM」。整個比賽對學生而言著實是一次踏出安全區、離開標準答案的學習經歷。


不是砌了機械人、教了編程、做了3D打印就等於做了STEM。盼望STEM教育能在學習目的、態度和模式層面上彌補傳統課程的不足,使莘莘學子及教師都學得更好、更快樂。

還原基本步 - 我們為什麼需要STEM?
隊伍比賽花絮:評審正在詳細了解同學的解難意念、靈感來源及製作技術。

潘尚賢老師  

於惠僑英文中學任教物理和數學,亦擁有英語教學資格。香港才能教育研究會外務幹事、科創教育協會委員、本身亦是一名資優生,相信學習是人的本能。


#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