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chool
 

【STEM 專題】
創科局局長楊偉雄:「科技公司最值錢,工作更有挑戰性!」 籲年輕人不要只想磚頭 參與創科哪怕失敗

 

OpenSchool   |   2018-10-22 09:52:34

科技公司最值錢最吸引

:明報教育出版有限公司營運總裁劉進圖
:創科局局長楊偉雄

:香港的工商界領袖過去常對傳媒說:「high-tech揩嘢,low-tech撈嘢」,意思是投資於高新科技沒有好處,不值得做,這說法對嗎?我們該如何克服這些說法造成的影響?

:這句話說出來好像頗好聽,所以大家印象特別深,這說法應該是十多年前流行的,當時是二千年科網爆破,很多人損手,所以有此說法,那時候財富五百榜上,科技公司佔的不多。十多年後,今天我們再看財富五百榜,頭五名全是科技企業,而且拋離後面的很多,好像蘋果、谷歌、臉書等等,還有阿里巴巴。所以要看清環境,今天的環境是「科技撈嘢」,如果科技不切實際,怎可能在企業市值排行榜上高踞前列?科技公司估值全球最高,今天再說「high-tech揩嘢」就不切實際了,肯定講不通了,因為事實擺在眼前,最值錢的公司是科技公司。青年人可能當笑話來講這句話,也可能因為近日炒房地產好像很賺錢,但一旦炒燶就損失很大。還有,高科技公司給年青人的就業機會較低科技公司吸引,做銀行出納員年青人覺得不吸引,但臉書就不同,請二十幾人,申請者在銅鑼灣大排長龍,年輕人覺得有挑戰性

科技公司分析科技好與壞

:近年科技發展步伐急速,3D打印、雲端運算、機械人、人工智能、生物醫學工程等領域,為人類社會帶來巨大轉變,我們該如何幫助年輕人了解這些重要的新趨勢?

:其實近來我們聽到許多新的字眼,像「共享經濟」,青年人的最大問題是想改變,如果他站在改變後得益一方,事情就容易講,如果受改變影響「冇得撈」,就可能有不同的考慮。所以,我們要看到科技有好的影響,也有壞的影響,不能只看一面。以電動車為例,談起電動車大家都說好,但電池用完怎辦?怎樣回收再用?維修的時候怎做?一般修車師傅不敢修電動車,怕觸到高壓電死亡。微軟視窗大家都用過,記得視窗死機時的苦惱嗎?我有幾百次這樣的經驗,年輕人會覺得死機這問題很小,重設就可以了,對,但社會發展不像電腦那樣可以隨時重設。當新科技把一個傳統產業打垮了,我們要考慮怎樣應付那影響。所以,當我們教導年輕人認識科技時,不單要肯定科技是好東西,也要看到它不好的影響,要考慮清楚,作出平衡。其次,對於使用科技,要建立一個適當的價值觀,像共享經濟的共享價值觀。美國在研究發展幹細胞時碰到巨大爭議,哈佛大學提出,找一批持份者,包括婦女醫院、小童醫院、糖尿病醫院等二十多家醫院,大家坐下來談,幹細胞研究有何問題。這例子說明,推動一項科技發展時,要小心設定標準,標準若定得不好,做出來的結果可能弊大於利。例如,某些科技會把現有資源消耗得太快,下一代可能沒有資源可用,這也是必須考慮的問題。要實現共享經濟,就要先探索共享價值觀。

學客觀方法審視科技

:對於那些社會有主流價值的科技發展,如推動可再生能源,為應付人口老化發展照顧長者的科技產品等,該如何推廣和教育?科技發展步伐如此急速,涉及的知識又如此專精,學校教科書根本不可能追趕,我們該如何啟發學生對學習新科技的興趣?

:學習分兩面,課室內和課室外,由於互聯網發展快速,青年人在課室外學習到的,隨時多過課室內學到課的。怎樣區別課室內和課室外的學習?課室內的學習是為了打好基礎,就算基本價值觀確立了,仍要審視某科技具體的好與壞影響,這就涉及知識,知識分兩類,一類是網上公開資訊,這種資訊有實有虛有真有假,而課室內學到的知識,則屬於比較基礎的。我自己在課室內學到的知識,有九成至今從未用過,是否表示它沒有用?不是,它可能影響了我的思維方式。所以,要用客觀的方式審視科技,要有評審的方法,而不是只靠網上有幾多人點讚或傳播,這些評審的方法、找資料的方法,都是課室內教育提供的基礎。

訓練教練效益更大

學校該怎樣做打好基礎的科學知識教育,我不想多作評議,這是教育局的工作範疇。但我過去常提一個概念,就是「訓練教練」(train the trainers),效益會更大,影響更深遠。學生過幾年便離開學校,但老師或教練可以留在崗位上很多年,影響好幾代的人。舉例來說,馬會最近撥款兩億元推動學習編寫電腦程式,但這筆錢不是直接用來訓練年輕人,而是訓練一百家學校的老師,我為此鼓掌。馬會原先的想法是,捐錢給年輕人去學電腦程式,我對他們說,能夠間接做到也可以的,後來他們想通了,思維改變了,接納「訓練教練」是好事。

以再生能源為例,全世界最尖端的再生能源科技,掌握在誰的手上?是油公司,為甚麼?它要鞏固自己的收入,維護既得利益,所以出高價向研發者買下新科技專利權。最出色的電池科技就在油公司手中,但它不會發展。這世界有許多大的持份者,銀行就是大的持份者,銀行的生意本質是甚麼?是信用,銀行提供的實際上是信用服務,但現今世界信用的定義在改變,互聯網上的信用跟傳統不一樣,所以銀行有危機。銀行持有大量的錢,但未來的金錢是甚麼,可能不再是鈔票,而是一個數字,銀行還能掌握着所有錢嗎?不一定,我們要給時間讓它改變,這改變的影響也有好有壞。我想向年輕人說的是,你們進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新世界,這新世界內找到的事物,應該好好利用,發揮它好的影響,也要了解它不好的地方,把壞影響盡量減少,令大家可以接受,也令它可以持續發展下去。

學習科技愈早愈好

:課室外的學習,有沒有一些是政府可以幫忙推動的?

:需要嘗試,好像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在做一個增潤計劃,暫時做了八家中學,希望日後愈做愈多,這是課室外學習,主要為了提升年輕人對科網的興趣,早些教很重要,可以幫年輕人發掘興趣,提升興趣,建立健康價值觀,不會變了駭客,成為互聯網上的恐怖分子,其實網上暴力和實體暴力同樣危險,例如社交網絡上的壓力,可以令人自殺。我們可以做的是,盡早幫助年輕人學習科技,愈早愈好。以編寫電腦程式為例,早些學有好處。

小孩學電腦程式如識字

:鼓勵小孩子學習電腦程式,有甚麼作用?

:程式學習是有不同程度的,編寫電腦程式只是基本的程度,較高級的是概念性的,把不同的程式連繫起來,在高層次做程式發展。學習電腦程式,其實是去了解機器和人工智能的基本運作方法,有了這個基礎,就較容易掌握大數據和人工智能,而且可以訓練人的思維,重點不在於怎樣寫程式,而是學習到程式的邏輯和效用,就像以前我們學習知識要先識字,識字才有基礎往上學更多知識,電腦程式在人工智能世界就等如識字。

創業失敗再來過不要緊

:香港是亞洲國際金融中心,理論上可以產生許多科技帶動的新上市企業,締造像美國矽谷那樣的科技致富神話,但現實上這類成功故事似乎不多,為甚麼?我們怎樣鼓勵更多創新科技公司來港上市?

:美國矽谷的發展,源於國防工業和太空科技業,因政府削減這兩方面的撥款,導致裁員,這些行業裏的科技人才就想,可否把科技轉為民用?衛星定位、無人駕駛、半導體、合成電路等等技術,紛紛進入商業社會。矽谷發展起來後,持續擴展主要靠外來精英,繼電子工業後,生物醫學和互聯網等愈趨興旺,許多創科企業一半是外國人,而美國國民能夠迅速轉換行業和技能,也是重要原因。

香港在戰後是靠輕工業起家,經濟迅速發展,勞動人口學習快速,在七十年代,好幾個領域做到全球第一,人才也多是外來的,轉變能力強。七、八十年代的理工畢業生,廠家搶着聘請,兩萬元月薪,那時十餘萬元已經可以買樓。後來香港工業搬了去內地,生產能力也進去了,其實應該留在香港,所以今天要講再工業化,這個一定要做。

其實,香港並非沒有條件容納創科企業,騰訊是在香港上市,阿里巴巴在香港出世,網易等科企有創始人是港人。關鍵是我們的價值觀要改,「high-tech揩嘢」不可以再講,要鼓勵年輕人去參與創新科技,家長不要只逼子女讀醫科和法律。近來金融科技開始多人講了,熱起來了,大眾思維開始有轉變,我們要接受創科會有失敗,但年青人失敗了沒所謂,可以拍拍手再來過,只要從中學到經驗就好,喬布斯和蓋茨第一次創業時都經歷過失敗

太想要磚頭創作力有限

:在培育創新科技企業方面,政府可以扮演怎樣的角色?香港的樓價和租金這麼高,市場規模又不大,年輕人就算懂科技兼有好主意,創業的難度也很大,我們可以怎樣幫助他們?

:還是要再講思維,香港人太想要磚頭,注意力放在磚頭上,創新力就有限。其實,論地價三藩市一點也不便宜,市內樓價貴,不少人要每天開車三個小時上下班。香港鄰近深圳,深圳有很多地方,大家可以合作發展。以河套區為例,這幅地是原來沒有的,是拉直河道後多出來的,劃在香港境內,距離市中心不過五十分鐘車程,可以全部給香港發展創新科技,香港不在河套區搞地產,深圳在河套周邊發展地產,一樣可以得益,不用爭着在區內佔甚麼。

除了放開思維,不要只想磚頭,近年最大突破是有了獎勵科研的稅務優惠,科技界爭取這個很多年了,現在終於成為事實。過去政府老是說,香港稅率低,不用稅務優惠,但它沒有考慮到,對於跨國大企業來說,是否把最高增值的科研工作放在香港,是會考慮稅務優惠的,因為這些高增值活動將來可能賺大錢,要交很多稅。現在有了稅務優惠,將會釋放很多機會。

OpenSchool  

OpenSchool 是明報教育出版全新創立、專門服務教育界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