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chool
 

【編者之選】
【STEM女生何處尋(一)】一群數理男老師從會考年代的「沙漠」說起 男女差異不在於學習能力

 

OpenSchool   |   2020-08-06 14:59:21

 

回想到約20年前會考的年代,朱嘉添當年選修電腦科,還記得起初有兩個女同學選讀,其餘十多位都是男生。「上了兩堂課後,那兩個女生都drop科(退修)了。」到大學他選讀了工程學科, 100多個同學當中只有10多個女生。及後他任教電腦、資訊及通訊科技科(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簡稱ICT)約16年,以他的觀察,對STEM學科感興趣的女生愈來愈多,但男女失衡的現象仍然存在,只是沒有當年那麼強烈得像「沙漠」的感覺。朱嘉添現時是香港電腦教育學會的副主席,在香港真光書院出任副校長,推動女生投身STEM行列。

 

同樣在女校任教電腦科的方霆禧,是保祿六世書院的副校長,教了電腦科約17年,他回想2015年前電腦科集中學習編程和寫程式。「我印象中,最高峰紀錄要教電腦應用,中六七的年代,那時其實叫最『低峰』,只有三個學生選讀。她們在沒有其他選擇下『被迫』修讀,感覺很差。」「我贏你,得一個學生讀,學校都俾我開科。」朱嘉添插話。「我在男校教過,情況差很遠,很多人『爭住讀』,很踴躍。」方霆禧說,後來有了ICT,情況有所改變,多了想從事資訊科技的女生選修,整個氛圍有點不一樣。

 

以往選修電腦科的女學生為極少數,新高中學制有了ICT後,選修的女生相對較多。

 

資訊科技界多年來一直性別失衡,近年政府大力推動中小學發展STEM教學,讓學生更早能接觸科學及科技的知識及技能,能否扭轉這現象?STEM又是否專屬男性?學習STEM真的存在性別差異嗎?

 

多方因素造成定型 女生不欠能力缺興趣信心

事實上,整體女生學習STEM相關學科的學習能力並沒有被男生比下去,在過往有不少的調查均反映這情況,例如2018年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PISA)的數據,顯示香港女生的科學能力明顯高於男生,成績差距為9分;在2019年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成績統計中,在生物、化學、物理及數學必修部分取得2級或以上的女生比例亦比男生高。可是,女生的STEM抱負確實比男生低,這在香港教育大學博文及社會科學學院的研究「香港學生對科學、科技、工程及數學的抱負的挑戰與機遇」的結果反映出來,調查以學生的STEM相關學科及工作選擇,作為他們的STEM抱負指標。此外,女生對於STEM的自我效能感也低於男生,為何會有此現象?

 

朱嘉添回想過去的中學教學生涯當中,一般女生對理科的興趣不大,即使女生選修理科,主要也是想在大學選修醫學及護理等科目,沒有打算從事工程和科技的工作。研究指出,女生的STEM抱負較易受到她們對STEM專業人士的印象和家長的期望影響,對於數學的自我效能感也顯著地比男生低。社會上一直以來較少STEM專業人士為女性,從傳媒得到的印象也是男性主導整個行業,加上不少父母也未必相信女生有能力及適合在這界別發展,這樣的性別定型,或多或少也會減少女生修讀STEM學科的意欲,或令她們懷疑自己能力不足,以及行業沒有女性發揮的空間。

 

朱嘉添(左)及方霆禧(右)現時均在女校任教,兩人時思考如何令女生更熱衷學習STEM相關的學科。

 

調查以學生的STEM相關學科及工作選擇作為他們的STEM抱負指標,男女生的回應有非常明顯差異。

 

婦女基金會委託香港教育大學進行研究,探討「本地學生在 STEM 相關科目及職業選擇上的性別差異」。調查以問卷及小組訪問,獲得逾 2,800 位來自不同組別的 43 間本地中學的中五男女學生。

 

這性別定型的意識,不只存在於社會及家長,老師亦然。方霆禧指,有些任教數學的老師會不經意地說︰「女生常常思考不懂得轉彎。」「我們總會聽到這樣的對話,老師也會或多或少有這種想法,覺得她們較適合讀文科,這是很傳統的學校會有的觀念,他們會覺得女生讀歷史和西史會較為適合。」他續道。「最諷刺的是這番話會由一個任教數學的女老師說出口,她自己明明就讀了一個理科學位甚至碩士學位,那她如何說服女生選讀這科目?連她自己也質疑女同學。但明明她自己也讀得那麼好,甚至可能是一級榮譽畢業,還成為了老師。」朱嘉添道。

 

種種因素之下,不管在男女校還是女校就讀的女生,都衍生出女性數理能力不足的印象。「女性是情感導向,男性才是理性導向。」一位在男女校就讀的女生說道。「男生有更強的數感,雖然有女生數學成績不錯,但整體還是男生較強,他們思考較快。」一位讀女校的學生這麼說。這些想法在教大研究的焦點小組訪談中出現,女生自我效能感較低,甚至認為女生只是因為勤力才能在數學科取得佳績。

 

不少女生對STEM科目的自我效能感較男生低,社會的性別定型亦有一定的影響。

 

優勢定位有異 男重技巧女較細心

孫成威是香港真光書院的電腦科老師,他不認為男女在學習能力上有明顯區別,但男女在優勢和定位上有所不同。「男生在動手做方面會不斷地嘗試,女生則很乖很勤力,會跟著你的步驟指引,做出來的東西很齊整。在理解概念上,男生可能會寫得出框架,但寫不到重點,女生的語文能力相對較好,溝通能力也較強。跟IT相關但要跟客人溝通的範疇,很多也是由女性主導,這是女同學在IT相關範疇的優勢。她們較為細心,做事很有條理。」

 

孫成威老師之前在男女校任教了約8年,在女校任教年資約2年,也對於性別定型有一些觀察。「在男女校,男生會玩很多數理相關的東西,女生一般較少參與,即使她們可能有興趣,也會覺得不適合自己。當她們目睹男生一直參與時,會有性別定型,加上在環境中有人會不斷這麼說,令她們受到影響。即使學生就讀女校,在家庭或社會還是有人會不停地這樣提及,只是因為她們最熟悉的朋友都是女生,反而少了這個考量,大家都是同一個性別。如果她的興趣真的在數理科,反而可以更自在地學。」

 

孫成威老師認為女生學習STEM的能力不會比男生差。

 

這群男老師們希望推動女生參與STEM,朱嘉添和方霆禧所屬的香港電腦教育學會舉辦了一連串的活動,透過「STEM 4 Girls Mentorship Programme」,和IT業界和商界合作,讓女生提早接觸STEM,了解在不同行業和IT相關的發展路向,提升她們的認知,希望觸發到她們,並發掘更多「STEM女生」。看完男老師們的想法和觀察,來聽聽幾個女學生對於學習STEM怎麼想?詳看︰【STEM女生何處尋(二)】為女生埋下STEM的種子 早期接觸改變男性主導

 

相關文章:
【STEM女生何處尋(二)】為女生埋下STEM的種子 早期接觸改變男性主導
【STEM女生何處尋(三)】NGO業界共同建構平台 打破女性STEM框框

OpenSchool  

OpenSchool 是明報教育出版全新創立、專門服務教育界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