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chool
 

【編者之選】
【校長專訪】非常校長吳永雄 來來回回康山和林金殿︰做老師的老師(下)

 

OpenSchool   |   2020-07-03 12:21:17

 

由佛教林金殿紀念小學(下稱林金殿)來到佛教中華康山學校(下稱康山),一手把康山塑造成心中的理想happy school的吳永雄校長,原來沒想過會回到林金殿當校長,甚至打算在康山一直做到退休。

 

回林金殿是始料不及

在2018年K2、K3的家長會上,有家長問了他兩個問題,分別是「校長你會否轉校?」和「校長你會否提早退休?」他當時回答自己不會轉校,但會提前在55歲退休,做他想做的事情——寫書、寫字及陪家人。2018年9月他要回到林金殿當校長,但他在5月才收到辦學團體通知,因為外聘不到合適人選,希望他可以回到作為龍頭的林金殿。他當下萬分不捨,卻又始料不及。有小一入學家長當時很生氣,認為他說謊,他還因此開了四場家長會解釋自己的離去。

 

回到林金殿,林金殿每年也會舉辦家長會,介紹學校發展及校長的教學理念。當時大部分家長都不認識他,還發生過一段令他哭笑不得的小插曲︰有位家長問道︰「吳校長,你不要怪我直接,我發現其實你們會屬有所叫康山學校,你做的事好像跟康山很相似,你是否抄康山?」那些改革明明是他做的,卻被誤以為是抄襲,但他沒有放在心上,解釋緣起,只管潛心投入林金殿的工作。

 

林金殿和康山有不少共通點,九巴教室是其中之一。

 

不是他的功勞他不會邀功,林金殿在他當校長前,已經是區內名校,他說自己一直陪伴著李校長帶領學校轉變,主要是引入了很多學術和體藝的訓練。「林金殿運動方面不錯,同學在球類方面比較傑出的,運動天分高,同學打籃球特別出眾,連續13年取得葵涌區女子籃球冠軍,也有很多同學因而入到協恩(傳統band 1英文中學),他們會收了一些尖子入去。另外升中派位也派得不錯,當年我仍是副校時,差不多已有三成學生入讀band 1英中,我兩年前回來,升至四成band 1英中。林金殿的學生的學習能力也不錯,他們在英文方面也較強,band 1 英中也喜歡收我們的學生,我未接手時的特色是比較傳統式的教學,當時英文和運動已經是強項。」

 

複製happy school

然而,他沒有因而自滿,仍要把它改造成為一所happy learning school。「康山現有的是我帶來,但放進來林金殿可以嗎?不可以,要改。林金殿學生太多,我純粹把小池大魚的概念放入來,不行,這是大池。所以這是一個挑戰,我去康山是第一個挑戰,由無到有,林金殿的level本來是高的,要再上去,是另一個挑戰。加上這邊本身比較old school,我不喜歡old school喜歡happy school,但把happy school放入來,是否可行?不行。在那邊我做happy Wednesday,家長很buy,學生很buy,社區很buy。在這區未必會buy,家長會擔心︰『校長,唔好搞咁多野啦,呢度本來做得好好喎,band 1又派得好,學術又強,運動又強,唔好改喇。』」

 

他認為林金殿以前一直重學術,比較傳統。「但我覺得learning 也可以是happy的,於是我也已把Happy Wednesday放入來,那有甚麼不同呢?是我堅持要讓他們看很多書,第二個有甚麼不同?是家長要learning,不只是學生。」他開設了家長學堂,自己教書法班,有約八十多個家長參與。

 

書法班有很多家長參與,家長也要happy learning。

 

「我最開心的是有兩個得著,一是我每年寫揮春給同學輕鬆很多,因為家長幫忙寫,但同學很好笑,原來排隊來拿揮春也是要我寫的,我說︰『旁邊叔叔也寫得很好看啊,可以去隔離叔叔那邊。』他說︰『唔得,我要你嗰張。』其實幫到一些,都很好笑。」還有個意外收穫,有家長告訴他,她的子女起初很害怕要做功課,但自從媽媽也要交功課給校長後,改變來了。「阿仔坐定定,阿媽又寫書法,阿仔在旁做功課,乖了很多,字也寫得更美了,因為見到阿媽不停在練字。我開頭只是想少寫幾張揮春。」他笑道。學習的氛圍因此開始變得有點不一樣。

 

他每次下決定時,也總會問自己兩個問題︰「這是否必須做?不做是否有問題?」急需要做的,就問第二個問題︰「做完這件事,是否對我們的學生、家長、老師一定有好處?」他敢於破舊立新,認為若只是一直加建下去,老師會不勝負荷。「我做了那麼多年的老師,我很明白,老師不喜歡工作的話,就不會教得好的,我常說happy learning school,不只是學生happy,老師家長也要。」

 

認為對的就去做

他第一個重大的改革,是把大勢所趨並已在校推行多年的普教中,改為他認為教學成效較高的粵教中。「本來不是有問題,成績一直很好,這是我頗為大膽的做法。」在他教升中面試班的時候,也發現接受普教中的同學在平日對答上會出現很多不符合日常習慣的廣東話,甚至書面語的廣東話,加上礙於只有考獲基準試的教師才可以普教中,所有精英班的老師也要普教中,局限了一些教中文教得好但未有考取基準試的老師。故此,作為中文科老師出身的他,認為以粵語教中文對學生學習更有利,也希望老師可以同時到精英班和非精英班教學,因應學生水平提升教學能力。當中他也收集了老師及家長的意見,蘊釀了足足一年後才正式落實,避免「校長一言堂」。

 

做了校長後,少了親身教學的時間,但他仍會教小六的面試班,很喜歡跟小朋友相處。

 

「幸好家長直到現時也很支持我,從我初回來的磨合期,到要改變一個已經甚高的水平,要再改,難度並不少。不同接手康山,從無到有,這邊很多東西已經齊備,創業難,守業更難。在這邊不是要救亡,我不做任何事情,蕭規曹隨,這間學校不會有任何問題,但我不是這樣的人,我要做一所happy learning school。」他說道。

 

還要再引入甚麼嗎?他在康山曾把電腦室改造成為實驗性的IT Lab,把牆身換成可以讓學生寫字畫圖的玻璃板,再換上可換的桌椅,讓學生靈活運用課堂,有更多互動及課堂匯報。康山也繼林金殿後引入了一部九巴教室,改造成為圖書館及多元智能學習室,但巴士仍未開幕,他便要回來林金殿。

 

他發現這邊的電腦室仍沒有改變,仍是長桌子和「大牛龜」電腦,他當時心想︰死啦,在康山做過一次的事又要再做一次?他並沒有照辦煮碗一次,電腦室將被改裝成「BLKT· DREAMS」,當中包含了「STEM LAB」、「LEGO牆」及多元智能活動中心等。「我自己覺得STEM是有時限的,我希望有嶄新性和延續性,現時每所學校也做STEM,我再做的話,幾年後就會不合時宜。但這邊的Dreams不同,小朋友有不同的夢想,我們要找出他們的夢想去栽培。之後我們會做個人才庫,每個小朋友有個portfolio,未必一定是資優,學術體藝不同方面也有,要追蹤他這六年在做甚麼。在小六畢業時,他會有自己的portfolio帶走。」他說道。

 

「BLKT· DREAMS」設計現代化,學生也改用平板電腦上電腦課。

 

改革困難嗎? 懷著初心做下去

要談吳永雄想做的事,絕對可以繼續一直談下去。「若果你問我是否很困難,我覺得視乎你怎麼看,我真的很喜歡小朋友。很搞笑,我在這邊叫小一學生做BB,我在康山可以把他們所有人的名字記住,因為那邊學生數目相對少,這邊太多,有一千人,我記不了那麼多。很記得有個妹妹,我每天在學生上學時站在校門,對她說︰『BB,早晨。』她說︰『你唔好叫我BB,我好大個喇。』我問她多大。她說︰『我七歲喇今年。』『咁我叫你七歲BB好唔好?』她生了我的氣。我寫揮春一向寫一些很認真的字句,像是『學業進步』,但我寫給她那張寫了「七歲BB」,後來她媽媽告訴我,女兒回來後說︰『我好嬲校長,個個同學仔有學業進步,得我係七歲BB』,聽到這些我很開心。」他眉開眼笑道。

 

「你問我做老師開心還是做校長開心,做老師開心,做校長,唔係好開心,呢個真嘅。」他始終喜歡小朋友的單純,現時的工作除了帶領林金殿繼續發展外,還有帶領屬會的其他校長,甚至為教育局教校長班,培訓更多的準校長。「校長日日面對著大人,我面對著老師,做老師的老師,面對著校長班的也是大人,其他職位的也是面對著大人,唔好玩架。我做很多『人和』的工作,有滿足感,做老師開心得多。我想保留初心,我喜歡小朋友,所以喜歡這工作。」

 

他特別喜歡跟「小一BB」相處,每天最開心的時光就是站在校門迎接學生。

 

曾經有人問他做甚麼工作,他說「教人」。對方說︰「教書就是教書,教咩人?」他堅持說自己是教人。「教書是真的教書,教好書的老師未必是好老師,可以唔錫細路仔,可以無愛心,我要老師有愛心,尤其是小學,他頑皮得去哪裡?最多也只是百厭。」

 

最後,那到底他較喜歡康山還是林金殿?「坦白說,開頭過來,我是比較喜歡康山的。我這生第一次做校長是在康山,而現時的康山是我想塑造出來的學校模樣,是我的夢想實踐。但你問我有何不同,是回來後責任感不同了。我的成長在林金殿,但我的成熟是在康山。」他形容自己回到林金殿,很有投入感,感覺是讓自己步入中年,更成熟穩定。現時要發展的不是只是林金殿,而是整個校長會,是整個的傳承,他視野也寬闊了。「我是接棒回來的,接回我自己仍是小朋友的那個模樣。康山是我的兒子,我在林金殿這裏成長,有很多弟妹,要帶領他們繼續獨當一面。康山是我懷胎十月的寶寶,仍未穩下來,仍有很多東西要醞釀。我希望這邊的弟妹找到他們的專項或專職可以更清楚自己的定位。」

 

相關文章:

【校長專訪】非常校長吳永雄 來來回回康山和林金殿︰做老師的老師(上)

OpenSchool  

OpenSchool 是明報教育出版全新創立、專門服務教育界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