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chool
 

【編者之選】
【美感教材】台灣美感教科書︰書怎樣變美了?香港典型教科書又長什麼樣?

 

OpenSchool   |   2020-07-10 12:15:58

在這個角落,一個加熱中的燒杯裏,有個小婦人在泡溫泉;在那個角落,有個小女孩乘著滅火器飛向天際;在她背後,另一個女生乘坐著熱氣球揮手,準備升空……在這個太空中,彷彿一切也有可能發生。在書的正中央,一個特大的顯微鏡下,放著一個看來已生鏽的機械人。這一切看似不相關,但翻開書本,就會發現原來書的主題都埋藏在這些所有小人兒的背後,帶出了主題——「燃燒和生鏽」的不同可能性,還讓小朋友自行猜想這些人物在做甚麼,有何關係,不失童趣。

 

像這種結合想像力和科學與科技元素的插畫,大概不會在香港的常識書設計可以看得見,卻出現了在台灣「美感教科書」的一季的自然與生活科技教科書封面上。學習科學是否不可以有想像的空間?教科書只能用實物照片反映真實嗎?對小朋友而言,豐富有趣的插畫會否更能加深學生對該學習主題的記憶?這些答案,台灣美感細胞團隊和設計師們仍在找尋,但學生們收到這本教科書後,從他們興奮地翻閱的反應,可以看到在他們眼中,這本書更像是遊戲書,而不是以往那種總要學生背下知識和理論的傳統教科書。

 

美感教科書培養美感 初由熱血大學生推動

之所以會有第一季的美感教科書在台灣面世,是源於2013年一群熱血的大學生都到了歐美交換或參訪,看到了歐美國家在視覺語言文化上走得比台灣前很多,不論是都市面貌、超市的宣傳單張、文創產品、學校廣告及行銷產品等,都有著有很巨大的差距,就想要推動台灣的美感教育。一開始想推動台灣建更多的美術館,後來卻發現美感教育應該要耳濡目染,它跟一個地方的文化、感受和生活息息相關。「到底在小朋友成長的這一段最有創造力的十八年當中,他們最常接觸的是什麼?我覺得不只台灣,可能在亞洲文化當中,教科書是一個跟我們相處非常長時間的一個媒界。」美感細胞協會秘書長及創辦人之一何富菁說道。

 

就這樣,當時只有二十出頭的青年陳慕天與夥伴開始推動「美感細胞──教科書再造計劃」,平常沒有接觸過教科書設計的設計師王艾莉,明知道這個專案計劃有點賠本、有點趕,但也因為有點好玩,就投入再造計劃當中。

 

「我沒有在做教科書相關的東西,完全沒有接觸,印象中它一直就長那樣,從我小時候開始,差不多的樣子,差不多醜。」這是王艾莉一開始對於教科書的印象,都是刻板的、不好玩的。她當時也理解,旦凡牽涉到教育部的改革,很難做到甚麼實際的成效,台灣的教科書需要到教育部送審,對內容、設計也有既定的要求才能出版,她不曉得到頭來會不會只是自己覺得好玩而已,但還是答應了。

 

課本長得醜的兩大原因︰體制規定字型和亂用的色彩

她後來才發現有很多的細節也有規限,跟平常做的商業或生活化的設計很不同。第一個碰到的難題是字體的限定。在科學相關的課本上,用上公整的標楷體,其實一直不太搭配。「第一個關卡就是字型,因為教育部是不讓我們改字型,有些設計的字體太簡化,有些則是錯的筆劃。我們就挑戰了很久,他們終於說好,但我們要把錯的字挑出來,改成對的才能用。」她說道。

 

 

改完字形後,第二個碰到的問題就是色彩運用。過往的教科書每一頁都用上白色底色,一頁上面有多達二十種顏色,閱讀起來令人感覺很混亂。「我們就把它簡單化一點,後來我們就把每一個章節用一種主題色調,比如這一個是藍色,下一個是粉紅色。後來遇到很大的問題,因為老師看了很不習慣,每個章節都有顏色,會不會很難看到重點?我會說在以前的設計下,重點並沒有比較清楚。」

 

「當每個資料都一樣大,每個都是重點的時候,就是沒有重點。」她在設計時煩惱的是資訊太多鋪排太亂,加上照片也很不生動,令學生不會想做那些實驗。改造自然科學課本的另一難度,就是需要做很多的實驗。「這是一個小小的挑戰,有些實驗我們還做失敗了。」為了令照片可以更好看,她的團隊重新把實驗都做一遍,再重新拍照。「有些是很簡單,但有一些是我們要拍下結果時才發現結果不是那樣。我們有從新上了一課自然科學的感覺。」實驗的過程對於學生理解科學現象尤其重要,為了不讓科學實驗變得馬虎含糊,實驗的部分都會用上真實的照片。

 

 

設計不只是封面 活用其他元素助學習

與此同時,科學相關的教科書也不一定只能用實物圖,適當配合插圖令整個版面沒有違和感,可以保留不少的想像空間和童趣。整冊課本用上了大量的插畫,有不少的插圖佔書的空間甚至比起文字多,在過往的教科書當中,著實少見。王艾莉指出,在書本內容及文字上並沒有特別刪減,也有保留課綱要求,只是排版上區分字體大小,有些東西不再放在同一頁,令每一頁視覺上感覺內容較少。

 

和香港的常識科教科書設計類同,台灣的自然與生活科技傳統課本中,充斥很多練習和文字,整個版面也排得近乎滿滿的。「而且很多練習都直接可以看到答案,它本來是想你找出答案,但卻直接在旁邊寫上了答案。我們的做法是用刮刮樂,要做完實驗才可以把答案刮開。」讓學生對尋找答案有期待,學習也變得有趣起來。

 

 

事實上,密密麻麻的內容會讓小朋友的閱讀意欲大減,除了排版上的行距可以分隔開文字,更易於閱讀外,適當的留白也可讓學生有喘息的舒適度,更可活用空間讓學生發揮創意,或是幫助他們思考現象。舉例來說,在書中講及鐵生鏽的原因的課題,並沒有一開始就把答案告訴學生,著重於讓他們觀察日常生活的物品,讓他們自己看看生鏽的物品的模樣,拍照並貼上,或是在空白處畫出來,有助於他們記住特徵,再自行歸納因由。

 

要令學生對科目更感興趣,不但可在教科書設計中加入不同的元素,而且可以活用課堂的設計。過往老師使用教科書作為工具書直接對學生講授內容的課堂,已漸漸演變為更多的互動教學、小組討論、探究式學習、經驗學習等不同的模式,現代的教科書是否仍需要用密集的文字來填滿?配合現代的教學模式和風格,教科書也需要與時並進了。

 

來到這裏,先停一停,回想曾放在你書包裏相近科目——常識科課本,覺得怎麼樣?

 

同一框框模版出來的常識書封面 系列感也可以有創意

何富菁看過數家香港出版社的常識書封面,整體的觀感是書的設計跟台灣以前類同,會把不同風格的東西放在一起,然後拼湊得非常的華麗跟繽紛。「這很難說它的好壞,主觀來說,這個東西已經不是現代流行的風格。」其中一套常識書封面試圖放入一些比較有立體感的卡通人物,又有實際拍攝的照片,看起來有點不搭配,她認為看得出他們很努力想要做得很「好玩」,但變成這樣跟設計的功力有關。

 

「因為有時代演進的脈絡在,現在的小朋友喜歡的流行已不長這樣。如果大人說小朋友喜歡繽紛的東西,就這樣設計,其實這樣並不成立的。這是流行文化的演變,導致小朋友視覺美感的習慣跟喜好也不一樣。」她說道。

 

後來再看不同的出版社的書,她發現幾套書也只是用同一個模板和框框,然後把不同年級的封面照片換掉,把字換顏色,就成了一個系列的小一至小六常識書設計。「我覺得現在在台灣的教科書設計已比較少見這種做法,現在是每一本也獨立的,如果有要收藏的系統性跟連貫性,系列感是好的,但不一定要用這個方式來做。」她舉例,可以用色彩調性的系列感,也可以用上一個小人物放在書脊上。「譬如在六年級的時候這小人物長大了,全部排在書櫃的時候,就可以看到他是從小長到大的樣子,這種也是一種系列感,就是一個小小的創意,也不一定要用同一個模版。」

 

王艾莉設計的這套五下自然與生活科技課本,是美感細胞第一季的教科書,現時他們已再推動了更多不同的設計師,甚至出版社,跟他們一同再為教科書帶來更多元的想像,第三季的美感教科書將在今年面世。我們何時可以追起來?

OpenSchool  

OpenSchool 是明報教育出版全新創立、專門服務教育界的品牌。